Ramasu

同旦拒否

……这一点都不好笑
我明明是指着c子去的🌚……

西美上优秀了…竟然…
狂喜乱舞(=゚ω゚)ノ
艰难困苦的拉高🐔点工作由此开始(不对)
对一个天天除了看剧补番没有啥追求的小白来说真的仁至义尽(=゚ω゚)ノ
我永远喜欢大眼儿爸爸【捧脸痴汉笑】

一张十分钟无结构无线条无调整蓝河摸鱼
动画人设头发有半边不会画_(:з」∠)_
写作业写疯产物,全凭记忆瞎糊的
自我满足产物忍不住打个tag
小天使们请无视我【土下座】

是不是把接线板直接接到床上来就能试试达芬奇的作息方法了…嘤

对状况好奇所以发的一个…
刷出来的小天使们抱歉打扰啦QWQ

真鸡儿冷冷死了…
人要是能浑身上下贴满暖宝宝多好
多好

我确定这是达芬奇up!!!!
【尖叫】

各种想看中也被哒宰背后抱…🙈

第十二集──關於維克托過去的解析與推測(二)

一直在维克托的形象和演绎方式的取舍上犹豫_(:з」∠)_
能看到这篇太棒了👏表白太太顺便分享出来
非常有用,而且大部分关于宗教和希腊哲学的方面都和我自己的想法切合上了!

mello:

  他如果放心不下勇利,也放心不下馬卡欽,至少可以請個自己信任的人,就像代替自己一樣去看看馬卡欽,告訴他現在的消息。家人也好,朋友也好,但維克托都沒有。


  最後束手無徹下,是因為看到雅科夫才跟雅科夫求助,而不是一開始打算連絡雅科夫讓雅科夫替他當勇利的教練。


  這證明維克托在這種被逼急的時刻,如果有求助的人存在的話,他是會求助的


  所以我們知道,維克托那時的兩難,假如有人可以求助他還是會開口的。那我仔細思考著,為什麼他不曾找自己的家人,也不曾找自己信任的朋友?


  他身上的孤獨感,又是怎麼來的?


  的確,YOI裡只安排會影響角色的人物才有鏡頭,我自己認為,維克托他是某方面與家中斷了聯繫。或者某個因素之下他不去依賴家裡的人。


  雖然在官方說之前,這些都尚未定論,但我不認為維克托是孤兒。上一章提過,如果是孤兒的話,這個設定不會藏得這麼緊,也有可能是我能力範圍內沒法解讀出來的部分,那麼我自己這邊的立場是,如果畫面沒有很明顯的以其他設定的方式證實維克托是孤兒,此系列的解析是先認為他是與家人關係不好,等到官方那邊有特別的說法才會做為更正。


  在探討維克托個性前,我們先探討一下維克托周圍他能依靠的人。也就是雅科夫。


  維克托會去拜托雅科夫,除去他是當下能幫他解決問題的人選,以及維克托相信的教練外,還有一點是,雅科夫絕對會幫他


  所謂絕對會幫他,就是小孩就像求助父母幫助那樣子,無論吵再兇,當下會先幫自己的孩子解決問題。


  這是維克托沒有人選求助時,求助雅科夫的一個條件之一。


  我們來看看這些雅科夫跟維克托的互動場景。




  不知道雅科夫到底是什麼時候知道維克托要去日本。因為YOI裡面只讓我們知道世錦跟勇利滑《伴我》是同一天。維克托去日本的時候是四月的時候。我猜維克托應該是離開前的當天才告訴雅科夫,所以雅科夫追了過來。


  能知道雅科夫追過來的時候,維克托的表情。黑夜、暴雪前行是維克托的處境,而他在這樣的處境已經有了這樣的笑容「沒問題」的這種笑容。




  那我們來討論一件事情,維克托第二集這邊,他到底有沒有雅科夫表明自己要引退的事情。


  因為雅科夫說的話,英文字幕寫的是:「If you walk away now , you can never come back!」


  在微博上問了同好 (感謝),日文直譯的話就是「現在停止就沒辦法回來了。」


  維克托出發到日本時,雅科夫接受採訪時,他還對大家說明維克托為什麼這一季不出賽。講了沒動力的事情(第一集沒去練習場),這裡還不帶個人情緒說著



  而在他聽到說「有傳言說是要當日本勝生勇利的教練」他不意外,接著怒火爆發的說:「把自己當第一的人,怎麼可能當好教練!」


  雅科夫不意外維克托去當教練這件事情,就代表維克托告訴過雅科夫自己要去日本當教練的事,不是純粹告別而已。


  那麼我對雅科夫跟维克托接下來的態度感到好奇。


  透過第六集的話,我們都知道雅科夫覺得維克托去當教練是在胡鬧,那麼為什麼第二集當下他挽留時,當下不是斥責維克托為什麼胡來,而是擔心的跟他說:「如果你停止(選手)的話,就可能回不來了。」


  還記得雅科夫第六集時,是在維克托當教練時第一次看到維克托,他說了維克托辦家家酒讓他覺得噁心這件事情,那麼,這裡就變得很奇怪了。


  雅科夫他為什麼會一下子不覺得維克托胡鬧,一下子又覺得他胡鬧呢?


  如果雅科夫真的以為維克托在胡鬧,他應該會直接連追都不追,會在維克托告知他自己要去日本那時,直接斥責他。


  他只是教練,一個學生就算他再疼愛,如果是胡來而斷送自己選手狀態,他應該也連培養都不會想要培養,也不會去挽留。羽毛是要自己愛惜的。但那時暴雪,雅科夫還匆忙跑過來,沒斥責維克托,語氣是擔心的而且,維克托就算已經放下皮箱跟他道別,雅科夫還是送維克托到機場來,看著飛機起飛。一臉不滿的樣子。


  對維克托態度的矛盾代表雅科夫他知道維克托遇到了難題。




  一般來說,即使維克托是一個頂級選手,但是如果想要轉換職業,離開選手身份,身為教練應該尊重選手的決定吧?即使不捨,但如果這是選手自身的生涯規劃,他人其實怎麼樣都不該這麼去干涉。


  原因就在於,我認為某種程度上,他也許把維克托當成自己的孩子或者晚輩,他不只給了教練的愛。還有額外的一點父愛,他是關注選手以外的維克托的發展的。


  如果說世界上要有另外一個人知道維克托他多愛滑冰、付出了怎樣的努力,那麼那個人一定是雅科夫,因為他是教練不是觀眾。


  他最清楚維克托過去滑冰的愛是怎麼樣,也最清楚他對滑冰付出了怎樣的努力。維克托雖然是一人在滑冰場上,但是選手的一切教練都是看在眼裡的


  維克托在第四集說過他受過傷的事情。我個人認為維克托的傷應該是維克托太追求完美,練習太多次,因為疲勞造成了某種傷害。要做出高難度跳躍,不透過練習光有天份是不可能的。


  假如真的是因為練習過度而受傷,那麼我認為維克托平常練習或者對滑冰的用心上,雅科夫也許都看在眼裡。因為他當維克托教練應該有十一年以上,因為在尤里第二集回憶裡的歲數,維克托說著:「我以前也幹過同樣的事情被罵過哦。」維克托指得是禁止跳四周跳的時候,他跳了的歲數。


  假設這裡維克托指得是跟尤里同樣的歲數,那麼我們過去曾解析過,尤里他這邊是需要「認可」所以才去做這個行為,而看完十二集,才能知道尤里想要的「認可」是因為想要變強。他第十集跟奧塔別克提過的,尤里那時說「那時真是太過拼命了,還暗自告訴自己在變強前,絕對不會有半句怨言。」


  那麼維克托呢。他又是基於什麼原因,特別去做這件事情證明自己「能讓教練出乎意料」這件事情?


  我們知道,維克托在尤里小時候的行為上看到以前的自己,而他也在第五集的勇利身上看到以前的自己,我認為這邊都是YOI暗示過去的時間點上這兩人的心境狀態維克托過去也有。


  尤里因為想要獲得認同與稱讚做出的行為,以及獲得確切自信所做出的舉動,這也證明當時看到尤里的狀態的維克托,也顯示過去維克托也有「想被認同」、「得到教練稱讚」的這個心態。


  那OK,在雅科夫之前,還記得尤里還想表現好給誰看嗎?尤里的爺爺。


  不管是尤里還是維克托,他們都曾在年少時期想讓雅科夫以他們為榮,所以才做了這件事情。就像想要成績好被家人稱讚、獲得認可。


  那我們先來看尤里想得到稱讚的原因。


  尤里想得到雅科夫的稱讚,也是因為他從莫斯科轉到聖彼得堡的時候,決定變強之前都不會抱怨。如果說尤里想要變強,那麼得到指導他的人的稱讚跟認可,對尤里來說是必需的。


  換句話說,尤里想要變強是因為,小時候的尤里在滑冰上有天份,但是他對一切技術的穩定沒有像現在的尤里一樣,所以他轉到聖彼得堡的滑冰場時,他才下定決心自己要變強,因為他的爺爺也在莫斯科,不在聖彼得堡可能也不能常常來看他,他為了克服自己的弱點而努力變強。


  雅科夫的認可是可以給予尤里滑冰上更多自信的。就像伯樂與千里馬那樣,我認為尤里跟維克托可能在滑冰上,是極有天份的,但他們自己本身也許還沒那麼有自信時,雅科夫是那個能從中發現他們的天份,進而好好培養他們,鼓勵與尊重他們這點,讓他們相信自己的能力


  就像我認為波波維奇他在短曲目滑的打扮是非常有藝術感的,記得好像有國外粉絲說來自於Matthew Bourne的睡美人。


  波波維奇的人物介紹中,有一句是:「對於自己藝術方面的感性有着絕對的自信」,當時看著第六集時,的確波波維奇的表演服跟妝是非常具有藝術感的,因為為了所選的比賽曲目做了這樣的妝,但這一點讓我覺得特別的是雅科夫。


  雅科夫七十歲,不知道他當教練多久了,不過他能接受波波維奇想要傳達的藝術性是讓我覺得很特別的地方。雅科夫給人的感覺是不苟言笑的,一般來說雅科夫這樣個性的人,是比較循規蹈矩的,我們能從米拉第六集看波波維奇的表演時知道,一些人在看這段時是什麼想法,她說:「不管看幾次還是好好笑。」


  但是雅科夫他是很認真在支持波波維奇的想法。




  他說:「就當這次是絕佳的機會」如果這是絕佳的機會,那麼雅科夫絕對是把波波維奇的想法跟比賽內容是非常認真看待的。因為沒有取笑波波維奇反而是認可波波維奇自身的藝術理念。


  這也是雅科夫從波波維奇身上看到的天份。從雅科夫的話也可以知道一件事情,雅科夫他雖然看起來嚴厲,但是他給予了學生自身發展的部分,所以他才會說「你是所有學生中最聽我話的,但這也是你的弱點。」比起聽他的話,雅科夫可能盡量比較希望學生有自己的想法。


  這邊舉波波維奇出來有個原因,因為我認為藝術是很難界定的,就像雅科夫也許覺得波波維奇的表演是很有價值的,但是在其他人眼裡也許不一樣。雖然不知道評審怎麼看,但表演上是有風險的因為藝術是非常主觀的


  這點讓我覺得,雅科夫他是非常尊重每個演員的長處的。就像維克托他不想要把勇利培養成他喜歡的樣子,而是讓勇利去做勇利自己喜歡的樣子。維克托他的教法,所有得一切都來自於雅科夫,在後面有機會探討這點再說明一下。


  這邊除了談到雅科夫對各式各樣選手的尊重外,我認為是雅科夫尊重選手的教法,讓維克托有了自由發揮外,也有了自信,這點讓維克托認為雅科夫是最好的教練之一。他培養自己的選手時,是很尊重他們的。


  所以,以雅科夫培養方式去培養勇利的維克托,讓勇利在YOI後期不只為了得到維克托的認可,而是感謝維克托這麼認可他,而想要做出更好的滑冰,讓對方知道自己「不止是這樣」而已,可以超出認可他的人的想像。


  我認為因為自信不足時被認可,而有了「想讓對方更知道自己有天份」這件事情,從勇利或尤里身上都看得到,從這裡反過去看維克托,會覺得很有意思。


  尤里跟维克托這兩個人物是相似的,也許在設計上也許是YOI安排要透過尤里來看维克托的。


  首先我們來看尤里跟維克托不一樣的地方。


  家鄉。


  維克托說他從來沒有想離開過聖彼得堡這一點,我們可以推測維克托原始的家在聖彼得堡,不是單指住處,所以他不是像尤里那樣離開有家人的莫斯科這個因素,造成他需要證明自己變強,因為知道自己不能倚靠爺爺下去。


  跟維克托約定的尤里回憶裡,尤里他那時就非常有自信了,因為有自信之下,更想讓雅科夫看到他的能力,獲得更多讚賞與認同。


  這點之下,維克托說他過去也是這樣。因為雅科夫的尊重與適當的稱讚會讓尤里跟維克托感受到了自信,在有自信之下想要讓認可自己的人看到自己更多的天份這一點。拿比喻來說就像勇利一樣。


  從雅科夫這邊得到了充分的自信下,讓維克托相信了自己的能力外,他就心無旁騖的可以一直用著自己的實力、想法去打造自己想要的節目,滑自己想要的滑冰,我認為這一點是維克托有了雅科夫回憶那個充滿愛的狀態的原因。


  雅科夫讓維克托感覺到一種信任感。因為從雅科夫認同波波維奇的表演,可以看到雅科夫他這個人是不會因為個人喜好或者他人眼光扼殺選手。


  但我們剛才提過,維克托不是跟尤里一樣,因為離開家鄉需要一個人堅強起來,那麼這樣推測的話,我認為是因為維克托他雖然仍在家鄉,但是他周圍的家人是不會去支持他的,就像尤里來到聖彼得堡,知道今後滑冰上不能倚靠爺爺,要倚靠自己一樣。


  這是小時候維克托的處境之一。


  那我們來看看家庭。雅科夫對選手的瞭解,不止是冰上。我們也可以從尤里身上看到,教練對選手的家庭或者周遭,是有簡單程度的瞭解。


  在第八集機場那邊,米拉說著:「雅科夫教練,尤里不見了」雅科夫只是告知米拉說:「因為他莫斯科的家人來接他了。」


  對於尤里把行李給他們,沒打個招呼就消失不見的行為,雅科夫沒反應的原因是他知道尤里的處境。記得雅科夫罵尤里的時候,只有第一集,維克托告訴尤里哪邊可以更好時,那時雅科夫看到了尤里的態度,有可能還有尤里平常不喜歡練習的樣子,所以讓雅科夫碎碎唸了尤里。


  但在辦入住或者突然離開這點,雅科夫就沒有指責過尤里。


  或許某種程度上來說,教練或選手都懂那種一個人訓練或者離鄉背井去訓練是要對抗多大的孤單感。因為只有一個人在努力,身旁沒有熟悉的人,如果好的話有可能在這認識朋友,但如第十集維克托說的,從來沒有人主動想跟尤里當朋友,尤其尤里他不太會與人打交道,能看到他說話總是夾雜著非常讓人容易誤會的話跟態度,但他本身是一個蠻善良的小孩。


  再加上我們第九集看過尤里講爺爺的表情,以及第十集尤里他作皮羅什基給莉莉雅還有雅科夫吃時,他的表情不是平常那個尤里。只要是關於他的爺爺,他的表情總是這麼溫暖快樂。



  我認為,在雅科夫跟尤里相處之中,一定是尤里無意間提起爺爺或某一種態度上讓雅科夫知道,尤里跟爺爺的關係特別好。他雖然跟米拉來說「因為他再莫斯科的家人來接他了」,他一定知道那個人就是尤里的爺爺。


  因為雅科夫是很肯定的說「是他莫斯科的家人來接他了。」他一定確定來接他的人是誰。所以,雅科夫多少會對這個學生的生活、家人、喜好瞭解,就像第八集最後雅科夫告訴尤里:「記得明天不能吃太多皮羅什基。」皮羅什基是尤里最喜歡的食物。


  無論是不是尤里主動透露,還是雅科夫觀察到,都注意到一件事情,除去冰上,雅科夫他是會注意選手生活中的事情。如果是主動簡單的瞭解的話,那麼,他對維克托的身世也許也有瞭解。


  如果是無意間知道的話,那麼雅科夫也一定知道維克托他跟家裡的人似乎沒有什麼聯絡。


  在YOI裡面,唯一叫維克托「Витя(維洽)」這個愛稱的,只有雅科夫


  雖然雅科夫的眼睛也是藍色的,髮色很像,但維克托跟雅科夫應該是沒血緣關係。稱呼上來說,俄羅斯人對於爺爺的稱呼是不會叫名字的(有誤的話請留言,會馬上更正)。


  記得叫尤里「尤拉奇卡」這個愛稱的是尤里爺爺。


 俄罗斯人姓名(百度百科):



亲人朋友之间一般使用名字互相称呼,但年幼者对年长者很少只使用名字相称,而是使用名字+父称的称呼,以表示礼貌和尊敬。


小名和爱称则用于关系更加密切的人们之间,两者往往混用,视双方之间的关系、习惯以及当时的情况而定,没有严格的区别。年长者对年幼者经常使用爱称



  也有查到,當俄羅斯人稱呼比自己年紀小而熟識的人時,他們會直接用名子或愛稱來稱呼對方。


  相對的,雅科夫(70歲)他沒叫過尤里(15歲)「尤拉奇卡」,或者其他愛稱。


  但不是說雅科夫有差別待遇,YOI裡面雅科夫是很疼愛尤里的,從第十集辦入住,尤里說了句:「我太累了雅科夫辦就好了」雅科夫還是去幫他辦了。第十一集,雅科夫的口中說著:「尤里有的只是經驗不足,他向我們請求幫助,我們則回應給他完備的環境。」


  教練給予「完備的環境」這一點,包括雅科夫去聯繫前女友(或前妻?)來指導尤里。莉莉雅應該是被拜托來的,因為她一來就說「哪個孩子?看不上眼我就回去了。」以莉莉雅的身份,假如她是被聘請過來的,她的台詞應該不會有:「看不上眼我就回去」這句。


  雅科夫因為尤里想要重新塑造自己的長處這一點,雅科夫就去找最好的、能指導尤里想塑造之處的人來指導尤里(雖然不知道他們錢怎麼算的)。除此之外,第十一集尤里刷新了維克托的歷史分數時,雅科夫也很替尤里高興,他說:「真不愧是我的尤里。」


  既然兩個都是雅科夫門下的學生,兩個雅科夫都非常重視,這樣的情況下,雅科夫都沒叫過尤里愛稱,反而是叫了維克托愛稱。


  這點讓我覺得,也許雅科夫某方面把維克托當成像是兒子般。


  之後雖然雅科夫沒叫維克托Витя(維洽),但是他第七集時內心也說著:「看來,做教練你遠遠還不夠啊,維洽。」;補充說明一下,第四集雅科夫內心話會稱維克托是因為他想的對象是尤里,所以那邊沒有用維洽。


  維克托跟尤里相似的原因是,兩人是技術型選手,兩人的外貌都是中性的(維克托的長髮時期,以及尤里之後第八集的Agape)。兩人當時在滑冰之上對滑冰的愛都轉移到滑冰之外(維克托是觀眾,尤里是想讓自己變強),他們都沒有享受在「滑冰」之中


  兩人都沒有生活跟愛,身世部分也有點像,能知道尤里跟爺爺特別好,在YOI裡只提過自己的爺爺跟媽媽,但是媽媽似乎不常來看他,畫面上也只有爺爺來看過尤里的比賽,也許是因為滑冰之中,尤里的家人太忙碌,所以在小時候尤里需要幫忙時,是爺爺陪在他的身旁。


  但說到忙碌,尤里的爺爺看起來也很忙碌,否則也不可能在尤里滑Agape時缺席。但是他的爺爺始終都在關注著尤里的比賽。因為這是尤里成年組的比賽,是尤里最看重的,如果理解尤里小時候到現在的話,應該會知道參加成年組對尤里來說是多重要的事情,尤里從小就盼望參加成年組拿到冠軍這件事情。


  除了他爺爺之外,尤里的家人沒有任何一個有鏡頭,即使在家看電視也好,或者表示心意也好。也有可能跟維克托情況一樣,因為不影響人物,所以YOI沒安排鏡頭給尤里的父母。因為YOI也有提過說,有很多畫面因為時間不夠沒放進去。但我們知道,尤里的爺爺再忙,第九集是有到現場來看尤里的,而現場其他人倒沒有其他尤里家人的身影。


  所以這樣來說,YOI放的只有重點劇情。如果是重點劇情的話,那麼維克托他的所有畫面之中,只有馬卡欽跟雅科夫而已,關於他周圍任何一個跟他有血緣關係的也好,畫面上都沒有相關的鏡頭。甚至像尤里那樣有個長輩關心維克托狀況的畫面也沒有。


  如果YOI是以愛為主題,當下人物也只有關於他們的愛的人(家人、情人、友情……等等)才會出現在畫面中,如果這樣一推的話,所謂的不影響人物,指的是不影響他們的愛的部分,或是沒多影響這個人物當前要表達的主題。


  但這邊先不認為他是孤兒是因為,優子拿的那本雜誌上,提到了「照片下面的字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和爱犬马卡钦/自家花园」(感謝譯者:蓮子),並不是提到哪間孤兒院或什麼。


  所以,如果是這樣雅科夫他是因為擔心維克托的選手發展才來阻止他。他在意維克托不當選手後的處境,也不願意看到他最後落寞的離開冰場,如果維克托是因為想做別的事情,對花滑沒興趣轉換生涯職業,也許雅科夫之後還不會這麼火大會尊重他的選擇。


  會去阻止他就是因為雅科夫知道,維克托並沒有放棄當選手這件事情,所以才會跟他說:「如果現在停止就回不來了。」維克托他因為知道雅科夫指的是什麼,所以說了:「後會有期。」


  身為教練的雅科夫某種程度上,他不僅理解維克托的辛苦,也理解維克托多愛滑冰這件事,甚至他可能知道,維克托他生命中唯一的愛,也只有在滑冰上而已。


  雅科夫說的「總把自己放在第一位的人,怎麼可能當好教練」這句話,我認為他是指,維克托過去滑冰比賽這麼有主見,結果現在選手生涯的話連他的話都不聽了。


  他氣維克托此刻放棄選手生涯的行為。


  我一開始本來認為是雅科夫也許擔心29歲回來的维克托,滑冰選手人才輩出,體力上也許會讓維克托失去現有的競爭力,所以雅科夫才說「現在停止的話,就有可能回不來了。」


  但後來發現不是。如果仔細去看的話,維克托他沒有讓俄羅斯媒體跟雅科夫說過,自己什麼時候會回來。


  俄羅斯媒體的報導是:「靈光一閃,看了試滑的影片想要去當日本勇利的教練」、「下個賽季休賽,考慮今後去留的問題」(這裡是美奈子第二集衝過來跟勇利說報導內容)


  這些消息是媒體採訪雅科夫之前所問的,而在媒體採訪雅科夫之前,尤里從手機上已經看到了維克托跑去日本當勇利教練的事情了。


  這些事情應該是維克托自己告訴媒體的。從「下個賽季休賽、考慮今後去留」的話中,維克托從來他沒有說過自己什麼時候回來當選手,這是第八集,媒體開頭就問他什麼時候要回來當選手的原因。因為所有人都不知道維克托會當勇利的教練到什麼時候。


  如果預計一年的話,維克托29歲回來或者30歲回來,那個時候他又能再滑幾次?還是之後不回來了?這是雅科夫他這麼憤怒的原因,因為對維克托的行為感到不安,也不願意他是迷失之後想回來也回不來了。


  這是為什麼雅科夫在暴雪之中想阻止維克托,因為雅科夫不想看到維克托得到這樣的結局。


  雅科夫他也不知道維克托說幫助勇利拿GPF金牌的事情。最有趣的是,維克托只在第一集跟勇利見面時,說了「會幫你拿金牌的哦」


  他之後也沒說過他只做到GPF金牌為止。但是,第十二集這邊,維克托沒有否認。




  他只是說:「我以為你會需要更多我的幫助。」


  維克托對自己教練身份跟選手身份的說詞都沒有一定,沒有表示自己一定會回來當選手,也沒表示過自己一定會當教練。這是他一開始沒有跟勇利簽約的一個原因


  因為到第十二集,如果他們有簽約的話,勇利會說:「我們不是簽約簽到GPF這裡結束嗎?」


  他是說,「只做到GPF結束不是維克托你說的嗎?」


  不管是教練身分,還是選手身分,維克托都沒有說清楚。這代表他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回來,或是要怎麼做。他這個時候剛離開俄羅斯的情況,就跟勇利回到長谷津的情況一樣。放不了手,但也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下去。


  因為他對外與雅科夫說:「這個賽季休賽,會考慮今後去留」,只當到「GPF結束」只有維克托跟勇利知道而已。所以雅科夫接收到的資訊是維克托可能不知道該怎麼當選手,去當完教練也不一定會回來,而因為他知道維克托有多愛滑冰這件事情,所以才在後面表現得這麼憤怒。


  為什麼說知道。


  從分析中或是YOI裡面我們都知道為什麼維克托他滑冰看重到什麼程度。如果滑冰不重要,他不會二十年犧牲了身為體驗「人」可以體驗的的生活跟愛在冰場上。所謂犧牲「人」的體驗是,就是生活跟愛,這些是組成了我們人生的元素。


  喜好、喜歡什麼、回憶、交友……等等。這些維克托過去是極少或者不曾體驗過的事情。更別說跟別人一起體驗。但是與人在一起的回憶的聯繫都是讓我們不感到孤單的一個條件。


  不是一個人做著什麼,而是有人關心你再做什麼。


  維克托如此看重自己的滑冰生涯,但他卻將選手去留說得很模糊,是因為他也不知道此行對自己會有什麼影響,但他從勇利身上感覺到了一些東西。有點像是他很盡力想要去抓住光芒,把自己賭了進去,勇利是維克托最後看到的光芒。只是在第三集還沒溫暖他而已,因為他一個人在極寒之處太久,要融化的時間要再久一些。


  維克托就算雅科夫第六集不理他時,關係鬧僵時,維克托依然沒有跟雅科夫說過自己要回來當選手。當然不可能這個時候說想回來就回來,因為他當時已經是勇利教練的身份,我的意思是,為什麼他不透露一點「我當完勇利的教練後會回來繼續努力選手生涯」這部份。


  有可能是怕自己做不到,也可能是怕雅科夫失望,我們可以試想,如果沒有找到答案的話,維克托會怎麼做。他會繼續留在冰上嗎?他會不會不想讓雅科夫看到自己那麼落寞的樣子,因為當初雅科夫是那個相信他的伯樂。在一個從他沒自信到肯定他、培養他的人面前,維克托不可能再露出束手無策的狀態,尤其他試著去解決之後。


  因為雅科夫第十二集知道維克托要回來,他的表情很驚訝的。




  他大概以為維克托不會回來當教練了。在雅科夫接下當勇利一日教練開始,是更顯示雅科夫他已經接受維克托當教練的事情。


  維克托的表情是很肯定,帶著笑容的。




  再加上第七集,雅科夫其實已經默默關心身為「教練」的維克托了。


  還有一點是我自己的猜測,因為第七集維克托給了勇利驚喜,親了勇利這件事情,應該是所有人都看到,甚至記者會拿來新聞的一個事件。記得雅科夫陪波波維奇出賽時,他形容波波維奇的自由滑是尋求維克托沒有的東西為基礎形成的節目。


  而波波維奇的滑自由滑是「守護愛人」這件事情,假設雅科夫他能看出維克托冰上的愛,甚至能看得出來維克托他沒有「守護的愛人」這件事情,那麼,在維克托親吻勇利開始,雅科夫如果有看到的話,他一定知道他一直很關心的這個學生找到了想要守護的愛人。


  所以,第九集雅科夫會答應維克托的原因,或是第八集最後半開玩笑的說「怎麼,想回來我這邊當選手了?」,他不像第六集時無視維克托,就算維克托抓住他,他也不跟維克托說話。


  我認為,雅科夫他知道維克托找到了生命中想守護的人,這個成為了他放軟態度的原因之一。


  我們來看一下第六集這邊。這裡就特別解釋一下維克托的情緒。因為這個場景也透露著維克托對於雅科夫可能不理他這件事感到不安。


  在第二集鬧僵後,能看到維克托不是對雅科夫不在意。雖然畫面上沒出現維克托看到雅科夫對著採訪生氣的畫面,但是這邊卻透露了維克托異常焦慮的情況。除了上一章說YOI設計顯示維克托對「愛」這個話題沒有想法之外,我認為可能還有是雅科夫。




  為什麼呢。這邊採訪到一半,看見雅科夫時,維克托先叫住了雅科夫。雅科夫別說回應,連眼神都沒看過來,繼續走掉。


  之後維克托完全不管採訪了,追了上去。




  追上去後,他主動抓住雅科夫的衣服一角,明明雅科夫走路速度不快,維克托還抓住他,這代表維克托他知道他現在跟雅科夫說話,雅科夫也不會理他,不是因為沒聽到。


  波波維奇跟雅科夫的走路速度沒有特別快,而在維克托抓住雅科夫時,雅科夫把腳步放慢了,而波波維奇還保持著剛才走路的速度,這是為什麼雅科夫停下來後,波波維奇在他前面的原因。



  這裡代表著雅科夫他其實還是不忍心甩掉維克托的,所以他的腳步才會配合維克托慢了下來,不然雅科夫要甩掉或撥掉維克托是很簡單的事情,看維克托抓著雅科夫的手就知道。


  雅科夫雖然沒有走得很快,但是維克托他是跟雅科夫保持了一個很遠的距離抓住他。不是跑到雅科夫身旁跟他說話。這裡是維克托在試探雅科夫。


  因為這裡是雅科夫跟維克托在俄羅斯機場之後第一次見面。那來探討為什麼維克托這個時候,沒有像第二集那樣子,就算雅科夫挽留他,他也要走的決心呢。他那時為什麼沒像現在一樣,好像怕雅科夫不理他?


  我認為維克托知道雅科夫不理他這件事情,是在第六集採訪前他就知道了


  雅科夫至少跟維克托認識了十一年以上了,維克托此時叫住他只用這種方式。假如,維克托不知道雅科夫對他多火大,或是維克托他不知道雅科夫不想理他時,他講話態度會跟第二集一樣。


  而這邊有了這麼大的改變,原因就在於,維克托他知道雅科夫不理他這件事情


  我個人認為,雅科夫第二集接受採訪的時候,怒罵著「把自己放第一個人怎麼可能當好教練」這邊,都還沒有傳達「雅科夫不理維克托」這種很明確的訊息,我猜測應該是維克托私下有跟雅科夫聯絡或說話,但雅科夫不理他,所以,在這邊他看到雅科夫的時候,注意他的表情跟音調,維克托是刻意用很平常心的聲音叫雅科夫的。


  這是為什麼還沒採訪完,他看到雅科夫時是張大眼眶,好像看到雅科夫很驚訝的樣子,追了上去,又提醒的叫他了兩聲,說出要不要一起吃火鍋,這句話其實不是真的在邀請雅科夫,而是維克托有點像是知道自己惹了雅科夫生氣,試探雅科夫是不是真的不理他。


  因為叫了雅科夫名字後,還刻意引起他注意的(抓衣服那邊)再喚兩聲,然後直接說出自己的邀請,也沒有給雅科夫回應空間,直接下句話是夾帶笑說「為什麼要無視我」,這裡就證明了維克托他知道雅科夫不理他的事情。


  而也是這邊雅科夫才回維克托的,因為雅科夫不忍心這麼對維克托,他知道維克托在示好。


  「看著你在玩教練扮家家酒的你讓我噁心得想吐,下次你找我說話時,希望你是想回來當選手求我的時候。」


  雅科夫他這邊說話又這麼刺傷人,後面那句話卻變得很溫柔。是因為雅科夫要讓維克托知道,他極力反對維克托當教練這件事情,而現在他仍希望他回來,如果他回來的話無論怎樣雅科夫很歡迎他。


  但雅科夫的性格是不可能直白的告訴維克托,他不想看到他特別疼愛的選手,最後是這麼慘淡的離開滑冰界。


  這就是為什麼後來有個鏡頭,反而是雅科夫轉身看著維克托離開。他以為這麼跟維克托說,維克托可能會告訴他一些回應,可是他沒有。所以雅科夫是握拳的,因為維克托跟第二集一樣選擇一意孤行。




  這就是為什麼,維克托他去吃個火鍋,會在隔天就要比賽的情況下,喝醉喝成這樣。



  如果雅科夫他只是維克托一個普通的教練,合作很久之後因為意見不合的情況下鬧翻了,他也許還不會因為這樣大喝特喝。要知道過去維克托他喝酒的時候,除了第三集比賽前兩天時喝醉了,其他時候他喝歸喝,也控制一定的量。


  另外,能注意到維克托他到火鍋店的時候,是一直保持一樣的表情的。








  維克托邀請了切雷斯帝諾跟勇利吃醉蝦都被拒絕,但最後這兩人都吃了。能看到勇利的位置上有盤子,而且兩人都陪了維克托喝了酒。


  特別提一下,勇利這邊會突然改變心意喝酒跟吃醉蝦的原因是因為,他察覺到維克托一些不對勁。假如過去維克托去勇利家裡有過喝酒,可是沒有喝成這麼醉,那麼勇利在這裡看到維克托醉了一定會擔心他。


  再加上。我認為勇利他是有看到雅科夫跟维克托不對勁,因為受訪的原因,不確定勇利他從哪裡看,但是如果是勇利的個性,如果勇利知道維克托正因為自己跟雅科夫鬧翻,勇利在火鍋店開頭的不安絕對不會只是撐著頭說著「見面記者會上說大話說過頭了呢」,因為第六集克里斯跟其他的女選手都一直透露著他們非常期待身為選手的維克托這件事情,這些成為勇利第七集壓力的因素之一。


  還有個可能是,勇利來的時候維克托也在,但是雅科夫跟維克托說的是俄語,勇利聽不懂,但多少知道氣氛不好的事情。  


  無論怎樣,維克托喝醉後一直跟勇利撒嬌,某方面勇利大概會聯想到今天雅科夫跟維克托的氣氛不好。也就是維克托身上的選手跟教練身分衝突,他也許是在某種不捨的情況下,陪了維克托喝了酒,也陪他吃了醉蝦。


  但維克托對滑冰的一切是非常嚴謹的。


  勇利在第九集提過雅科夫在K&C區很像維克托,在第三集,我們能看到勇利比完後,維克托當下馬上就是告訴勇利要改進的地方,所以勇利那時動畫很逗趣的昏倒了。


  從這點來看這一幕,會覺得維克托某種程度上被打擊得很深。所以他的行為脫序了。一直保持著這樣的笑容,過去維克托平常的表情也不是保持這樣的笑容,在這邊他只是做出笑的表情而已


  要說為什麼雅科夫對他打擊這麼重的話,我認為無論他的家人在不在,關心維克托的人似乎只有雅科夫


  既然滑冰是維克托犧牲了二十年自己身為人一切(人與人之間的情感聯繫、生活周遭的每一種回憶跟感受),將一切投入在滑冰之上,這一點都可以感覺到維克托對滑冰的愛跟堅持。


  那好,不管維克托的家人存在與否,最先開始出來勸維克托繼續當選手的,只有雅科夫的畫面


  如果維克托的家都在聖彼得堡,當下只有雅科夫扔下一切事物,從暴雪來阻止維克托。


  這點是我覺得最奇怪的事情。


  假如滑冰是維克托最重要的事情,如果他有家人的話,那麼在維克托去當勇利教練的新聞,在俄羅斯跟全滑冰瘋傳時,應該要有鏡頭讓他的家人勸維克托回到滑冰場上。


  但是都沒有。


  擔心維克托選手身份會被毀掉,產生怒火的也只有雅科夫。


  他的家人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如果是成年人不需要擔心,同樣身為俄羅斯人的雅科夫替維克托擔心什麼?


  還是維克托在電話裡說完,還是在信件裡提到後,他們就說「尊重你的決定」後,就不管了?


  並不是指被強行干涉一定是愛,而是要看當下這個人的條件跟環境的一切。雅科夫他是知道維克托他多愛滑冰這件事情的,如果會注意選手的個性跟一些簡單的家庭條件,那雅科夫一定注意到維克托的家人關係。就像他知道尤里跟爺爺特別好一樣。


  如果雅科夫他是更早,或是十六歲的時候跟維克托接觸,那我認為雅科夫也知道維克托他的生活內只有「滑冰」這件事情,因為從一個人談論的話題來看,是可以知道這個人他的生活裡有什麼的。  


  也許有些人除了滑冰外還有其他的活動,但維克托只有滑冰的話,他有可能不管怎樣談都只有滑冰相關的東西。別人也許聊哪些地方有好吃的,或是休賽去哪裡玩,但是他也許聊的還是滑冰,還有馬卡欽。


  就像他在第一集裡,明明已經結束了,那時應該是休息的時間,要對尤里說些滑冰的事情,也應該等下一次在練習場或是其他時候再告訴尤里,因為那時維克托還是選手,良性的指導是好意,但是時間不對。有可能是YOI要設計維克托對於滑冰有指導他人的跡象,以及他喜歡滑冰的程度。


  所以這邊推測一件事情,我認為雅科夫也許知道維克托家裡的狀況。如果在維克托少年時期拿了那麼多次金牌,或是他參加比賽時,家人都沒有來看一次,甚至沒有表示過什麼,這已經相當程度說明了選手跟家裡狀況的關係。 


  前面提過勇利的好強,在那種創傷恐懼最嚴重的情況,就是第三集溫泉比賽前,跟第七集那時的狀況。勇利他有這種恐懼,卻沒有告訴任何一個人,自己持續搏鬥著。他就算知道維克托守護著他,但也一點也沒有要讓維克托知道自己有這種創傷的事情。


  那這樣好勝的勇利,他在自己選手生涯不知道該怎麼走下去時,也回到了長谷津。至少長谷津是勇利的家鄉,能讓他感覺到心靈的一點慰藉。因為那是他從小生長的地方,是他熟悉的地方。


  那麼維克托有這樣做過嗎?


  我們知道他有家,但那樣的家,是不是沒有辦法讓他振作起來?


  那我們知道勇利他一樣好勝的情況下,他仍然會幫助自己找到下個答案。那麼維克托他也一直都在俄羅斯,他說他從來沒有想要離開聖彼得堡過。那麼為什麼,他沒有想去看看家人或故人?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圣彼得堡的休息天
(照片下面的字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和爱犬马卡钦/自家花园)




结束了本赛季的世界青少年(OOO),期间拿到了历史最高分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反正就是在夸他)。(O)的午后圣彼得堡。我们去他住宅拜访了进入休赛期的他。


(特別感謝譯者:蓮子幫忙翻譯優子雜誌上的日文的部分)



  從優子這本雜誌我們能知道,維克托他這個時候就住聖彼得堡了。而藉由他在第四集說的,他從來沒有想過會離開聖彼得堡,再加上第十集,他說了自己遠離了冰上,得到愛跟生活,是他二十年來棄之不顧的東西。我們可以知道他七歲就在學滑冰了。就算不是滑冰,七歲就把愛跟生活棄之不顧的因素是什麼?


  我們先假設,維克托他就是從小到大住在聖彼得堡,聖彼得堡是他的家鄉這件事情。那麼他待在自己的家鄉,沒有一點像勇利一樣在熟悉的感覺,得到一點慰藉嗎?


  為什麼他也不像勇利一樣,去看看家人,去看看故人。


  還是他去了,什麼也沒感受到也是有可能的。但維克托的家人大概只能推測到這,資料不足,只能知道維克托他周遭關心他的人只有雅科夫。


  所以這邊就可以解釋,為什麼維克托第八集沒有第一時間求助雅柯夫。


  維克托後來沒有鏡頭是出現他跟雅科夫有什麼互動,如果不是因為長度秒數不夠沒出現,我認為是維克托他在第六集後,維克托也許避免跟雅科夫說話,因為雅科夫那時不理他跟話都傷到他了。也有可能他們還是會互動,但是沒有像之前那麼好,頂多打招呼之類的。


  這邊也可能是他內心太衝突一時沒想到。在更多官方資料出來前,我們先假設,維克托他是不知道雅科夫後來漸漸關心他當教練的這件事。


  從他第一時間的解決方式,是要隱瞞這件事情來看,維克托可能過去沒有習慣性去拜託或依賴別人,或者除了維克托信任的人之外,維克托不會去依賴任何人,而在維克托是沒發現雅科夫不是真的不理他的情況下,他才沒在一開始拜託雅科夫,因為維克托一開始知道消息時,是不打算回去的


  前面提過,維克托不是不求助,而是如果有可以求助的人,維克托還是會開口的


  他是沒有能求助的人才不求助。


  那為什麼後來他會去求助雅科夫。我們就要探討下面這個場景,也順便提一下,為什麼真利姐要分開打電話的原因。


  我認為是這樣,真利姐有可能打電話給維克托時,提到馬卡欽,或者是維克托知道因為勇利的家人在比賽還沒結束打電話來,一定是出了什麼事,所以他第一時間跑到讓勇利看不見的地方去接這通電話。


  有可能維克托他在電話內的對話中的資訊讓真利姐知道只有他一個人接聽,而真利姐才又打電話給勇利。因為勇利接電話是又換了個地方(已經不是電視前),我認為是勇利出來找維克托,而他在這邊找到維克托。但到這裡,維克托都沒有告訴勇利這些事情。  


  而且,勇利他接到電話是很驚訝的表情,代表他找到維克托時,根本不知道馬卡欽出事。他的驚訝還有一部份,因為這個時候他已經找到維克托,而維克托沒告訴他這件事情。




  所以,勇利通完電話,他也沒跟維克托說「馬卡欽出事了」而是直接叫他回日本,就代表勇利他知道維克托有接到這通電話了。而且不打算跟他說。



  這個時候,他這邊是陷入了兩難。



  能看到這是維克托苦惱到不知道該怎麼辦。他這時一定在想解決地方式,但想不出來。沒第一時間想到雅科夫,是因為他在第六集後,也許知道自己惹雅科夫生氣,所以意識中沒想到主動拜託他。


  因為如果能求助雅科夫,維克托第一時間不會要隱瞞這件事情,而是直接連絡雅科夫了。


  馬卡欽跟勇利都非常重要,他這裡的衝突是非常大的,所以他看到了雅科夫之後,是露出這樣的表情:



  記得雅科夫他幫尤里所說的話。「尤里向我們提出要求,我們就給出他需要的環境」,意思就是,身為教練,會全心全意的幫助選手。


  我認為這時身為勇利教練的維克託跑去拜托雅科夫,是因為過去也有某種這麼緊急的狀態,非關選手的事情而雅科夫幫過他。



  開心到臉上有點小紅暈說著「太好了」、「對我而言教練只有雅科夫你一人。」


  雅科夫才會說:「怎麼了?想回我這了(當選手)」我後來會解釋為什麼雅科夫這邊變換這麼大。


  但之後,就是身為選手跟教練身份的請求了,他說:「就明天一天,你能不能代替我當勇利的教練?」


  維克托最苦惱的時候,他想不到以現在他要怎麼找到人幫忙。無論是代替他當勇利的教練的最佳人選,還是去幫他看馬卡欽。兩件事情他都想要自己做。


  而他看到雅科夫時,想起了以前雅科夫可能以前在這種情況下幫過他的情況


  因為我思考著,要是第六集雅科夫對維克托這麼生氣,當時雅科夫一句話就讓維克托這麼受傷,有可能維克托私下也不會這麼主動聯絡雅科夫。第七集能看到雅科夫還是停下腳步關心維克托(但這是維克托不知道的),而在第八集時,他第一時間也沒有想到雅科夫的情況來看,我認為有可能第六集之後,維克托可能避免跟雅科夫交流這是推測一。


  另外一個推測第四集。維克托他感覺到自己無意間惹勇利生氣,這是為什麼同一天,維克托一直好像想要跟勇利說話的樣子。到了隔天,他跑來找勇利去海邊談談。假如維克托對因為不小心讓人生氣,或是傷害別人這一點會示好(就像第六集採訪開頭那邊的示好),我認為也有可能之後維克托有試著想跟雅科夫說話,發訊息或這電話之類的,可能雅科夫有回他,但是不太熱絡,所以維克托第八集時沒有第一時間想到雅科夫可以幫他這件事情。這是推測二。


  我們從第九集開頭這邊也能看到一些關於過去雅科夫幫過維克托的線索。




  當下因為緊急,維克托他已經是最大的程度上,想要給勇利自己的力量,以及告訴他需要幫助時,怎麼獲得幫助。在這之前,我們對雅科夫的理解其實不太多,但從維克托口中我們知道,雅科夫他過去是這麼幫助學生的,他透露著有困難的話,雅科夫會盡力去幫忙自己的學生這一點


  我認為過去維克托他遇到困難時,也許這麼向雅科夫求助過。因為這是出自於他個人經驗所說出口的話。


  到這裡就可以解釋,他十二集面對雅科夫時的態度,他想要第一時間告訴雅科夫自己這個決定。因為他還記得第六集雅科夫所說的話,也感謝第八集雅科夫依然幫他當了一天的教練,即使雅科夫這麼生氣他跑去當教練的事情。


  但他不回去,不是因為不重視馬卡欽,除了優子上面那段雜誌,透露著在十六歲的維克托他休賽期間都會跟馬卡欽散步。



維克托:たっぶりラックスできているよ。マッカチン(写真 隣にいるプードル犬)と散歩をしたり、(OO)を(OO)たり、先月まではあまり(OO)が(O)れなかったからね
充分地得到了放松哦。和马卡钦一起散步、(OO),因为直到上个月为止都(不/没有 OO)



  從其它地方,也能看到他人感覺馬卡欽對維克托的重要性。


  假如馬卡欽對維克托不重要,我認為真利姐她不會在打電話給維克托後,又特地打電話跟勇利說這件事情。因為真利姐可能從通話中知道維克托不回來。


  照道理來說,馬卡欽是維克托的寵物(家人),接下來要怎麼處理、回來不回來,應該要讓身為教練的維克托決定。但是她特地打了這通電話給勇利告訴他馬卡欽的事情。  


  要記得YOI裡面是濃縮的時間,維克托他住在勇利家裡的溫泉旅館,相對的,真利姐她也許對維克托沒有那麼多興趣,但也看得出來維克托跟馬卡欽的感情。尤其是自己的弟弟也養過小維。


  我們在畫面上,維克托道別的時候,特別依依不捨,直到勇利提醒他「要趕不上飛機了哦」


  維克托他是一個很嚴謹的人。飛機的時間還是教練的事情,以及選手的事情他是不可能會忘記的。但是這邊能看到他是要被提醒「趕不上飛機」這件事情的。透露著他很捨不得離開馬卡欽。





  雖然不知道過去維克托當選手的時候,搭飛機時,馬卡欽是跟著去還是托寵物店幫忙管之類的又或者寄放在誰家。但是,我們能知道如果去比賽的話,選手是不會特地帶寵物這件事情。那這樣推測下來,維克托其實跟馬卡欽說不定也有蠻多次是這樣道別的。


  但到現在,他跟馬卡欽道別依然這麼依依不捨。


  如果這不是維克托第一次。這也就代表分開再多次,維克托每一次都對馬卡欽很不捨。也顯示維克托很依賴馬卡欽。


  他是這樣的情況下,放棄見馬卡欽最後一面,他是一個不想用自己個人因素,去影響別人的人。


  如果他今天夠自私,也知道勇利的個性,他提出來要回去見馬卡欽一面也沒有問題,勇利一定會答應的。


  因為,維克托到這邊都不知道勇利打算GPF完要引退。勇利想要引退的事情,沒告訴任何人,只在心裡說而已。只有我們知道而已,YOI的世界裡沒有人知道勇利要引退的事情。


  這就是為什麼第九集勇利再維克托親他手,他還沒有哭出來,而擁抱他後,維克托說了句:「要是勇利永遠不引退就好了呢。」這是會哭出來的原因。因為那句話相當於維克托告訴他,他想要永遠跟他再一起。


  這樣的話,相比之下,馬卡欽可能錯過這次再也見不到了,而勇利之後可以再繼續參加GPF,作為補償維克托也可以提出繼續當他的教練,因為他到第十集都還沒有拿回選手的感覺。(我後面會解釋)


  他跟勇利一樣,第一時間選擇犧牲自己的一部分重要事物,也不想要影響別人。而從他選擇第一時間不回去,要陪在勇利身邊時,在勇利堅持下他動搖,這個動搖顯示了維克托他其實想去看馬卡欽最後一面。


  這裡就是YOI的設計,讓勇利堅持讓維克托回去看馬卡欽這一點,就是代表馬卡欽跟小維來說,對他們來說是一樣的。如果小維是過去陪伴勇利的唯一夥伴,馬卡欽也是。


  不太確定他這個時候還有沒有跟家人聚聚,但是我認為維克托他養馬卡欽的理由跟勇利很像。不管勇利最初養的理由是什麼,小維最後是陪伴著不善交友的勇利身旁的「夥伴」。


  這一點,維克托也是一樣。


  我認為勇利跟維克托是同等的孤獨。


  透過養小維跟馬卡欽這個共同設定


  要說維克托他擅長交友嗎?我認為他是擅長交際,不擅長交友的人。


  YOI先讓我們知道勇利他多看重小維,而從優子的話裡面,我們又能知道勇利他其實童年其實沒有相同年紀的朋友。因為他不擅長交朋友。那麼,小維就是在那個時候陪伴他的夥伴。


  維克托也是一樣。維克托從七歲奉獻給滑冰上他最喜愛的事物時。他有這個覺悟放棄了生活,根本也不可能有什麼同年齡的朋友,也不會把時間花在交友上。


  我認為過去有可能有幾個對維克托有興趣的人,曾經想當維克托的朋友,但是因為維克托太忙,或者因為不善交友的情況下,久而久之疏離了。


  所以,跟維克托比較親密的人物也只有馬卡欽而已,就連維克托最苦惱裡頭的回憶裡,也是只有馬卡欽陪在他身邊。



  無論維克托有沒有朋友跟家人,他的鏡頭沒有半個可以讓他依賴的人


  我指的依賴,不是真的把脆弱什麼都告訴對方,而是一種讓他在這麼苦惱的環境下,可以稍微放鬆,讓心裡有點慰藉。雖然沒有解決問題,但至少可以放鬆。就像勇利回長谷津一樣。


  不見得是維克托沒有家人,YOI只讓會影響人物的角色出現,有可能是維克托的家人存在,但是現階段對他沒影響(不管正面還是負面的),如果是現階段沒有影響。


  也有可能維克托他有回去過自己有家人的家裡,但是這些人沒有辦法給他帶來什麼。也有可能維克托他沒有回去。因為維克托是個從小就擁有把自己的生活犧牲在冰上的人,他有這樣的覺悟,說他要倚靠誰解決他的難題是不可能的。


  就像尤里不願意倚靠自己爺爺去想Agape一樣,因為他想要變強,所以即使知道可以靠著爺爺對他的情感去詮釋,他也沒用也許有這個原因在,可能他跟自己的家人沒有這麼好。


  我認為維克托如果僅存的溫暖如果只有馬卡欽的話,那就代表過去維克托家人的存在是不會支撐他的,也有可能他們家的訓練就是這麼鐵血。


  但從他選擇了個重大決定,當下來阻止他的人只有雅科夫來看,從他最苦惱時,是在雪夜裡的冬宮外頭,抱著馬卡欽面向涅瓦河而茫然看著天上來看,維克托他身邊沒有像勇利能回到長谷津的地方。


  從上面到現在,說了那麼多,我們能維克托他不是真的這麼冷血,他會害怕雅科夫不理他,或者與馬卡欽分離的樣子是這麼不捨,都顯示著維克托過去能依賴的人在他身邊,他會是這麼黏人的,會害怕對方不理他,會因為分別而不捨。


  假設他跟家人沒連絡或者關係真的非常不好,又從過去陪在維克托身邊的只有馬卡欽而已。  我認為這些都是維克托刻意不輕易讓人看到他脆弱一面的因素。就像第三集那樣,他是那種焦慮到無法控制,也不會讓周圍看到他露出破綻的樣子。


  因為這樣,他也不輕易的去依賴別人。


  YOI裡雖然尤里跟勇利跟維克托的個性都很好強。這三人都不是屬於會跟人家訴苦型的。


  勇利他苦惱的時候是比較不開心的表情,但不是露出讓人擔心的表情。就像尤里他第六集時,拿到銀牌露出了難過的臉,但是他還是很努力向上。


  勇利他是三個人裡面最好強的一個,因為他得了創傷,卻很努力的不想輸給這個創傷,所以GPF結束,他去參加了日本國內賽,而在掉到第十一名時,他仍然還是沒有放棄,等待四大洲,是四大洲沒有選上,他才想要先調整自己,因而跟教練解約。


  會說好強的原因就是,GPF的狀態跟日本國內賽的狀態,他緊張的程度就是第七集那種。因為創傷是有個東西提醒到了過去一模一樣的回憶,就會復發。歷經當時的恐懼感。一直不斷的復發下去。


  而勇利他沒有在GPF之後就決定休息,反而是再去挑戰。然後回來面對遺憾。雖然YOI裡面說著勇利是易胖體質,但是,暴食是因為壓力太大,可能是因為這一切帶給他太大的痛苦,才會藉著吃東西來消除這種壓力。我覺得暴食有點像傷害自己,離開壓力跟痛苦的記憶。


  我們能知道勇利他雖然一直面對自己的創傷,但是他也不會刻意不讓人看到他苦惱的一面。


  人生本來有些苦惱的是情是正常的。就像勇利他一個人去冰場練習時,心情不好也不會刻意讓自己看起來很開心


  維克托他不是。我們過去分析過維克托的第三集的態度為什麼會對勇利這麼冷淡。既然勇利他也是不喜歡別人看到他脆弱部分的人,他在第一集諸岡解說員來找他時,我們知道他剛哭完,我們知道他的心情,他頂多就是面無表情,麻木之感。


  但維克托他是會讓周圍認為他很開心那種。就像第六集開頭那邊,吃火鍋從頭到尾保持笑容。









  他唯一露出這種表情,只有第一集不經意在媒體上露出來。還有自己在家中跟馬卡欽待在一起的時候。


  另外,就是在別人看不到他的表情的時候


  因為在可能勇利看得到他的表情時,他還帶著淺淺的笑容。



  假如這邊有一點讓勇利覺得維克托他不期待他,那麼,勇利他不可能會抱住維克托。維克托掩飾自己的苦惱掩飾的很好。



  所以,勇利聽到時,他非常驚訝。本來一開始聽時,他是這樣。



  聽到這裡時,勇利的表情是這樣。


  他不知道維克托每天看起來這麼開心,背後有這麼苦惱這些事情。


  因為維克托一點破綻都沒有露出來。所以勇利驚訝到張了嘴。


  維克托他從小就過著嚴苛無比的生活。他從二十年前,也就是七歲的時候,大家還是小孩子的時候,他就決定要放棄生活(Life),放棄愛(Love)。


  我思考著到底怎樣的環境才會讓他有這樣的覺悟。


  無論維克托第十集所說的是不是說他七歲就開始一心一意奉獻在冰上,有這樣的覺悟也形成了維克托這種異常的剛毅個性。


  也因為他一個人在這個世界裡生存著,從小獨當一面的關係,養成了他非常極致的不依賴別人的個性,還有極度不讓任何人看到他脆弱的樣子的原因之一。


  即使會影響自己的選手生涯,維克托也退了一步要履行跟尤里的承諾。在YOI這麼嚴苛的世界裡面,為了過去答應的一句諾言,把可能找到的解決方法放棄。因為當選手沒有了靈感,或者沒有了自信,那都是他自己的事情。


  他不讓任何人發現他的弱點。為此,維克托可以讓別人說他在胡鬧,也可能擺出一副自我為中心的樣子,就是不要讓別人看到他脆弱的一面


  所以他沒有自信時或者難過時,會選擇讓周圍更不起疑。


  這是他生長因素所造成的個性。不向任何人求助,不告訴雅科夫,也不透露給尤里,所以尤里才會誤會是勇利讓維克托來日本的。如果他自己能解決的話,他是不會跟任何人求助的。


  第十二集,他一直落淚也沒有跟勇利說一句:「留在我身邊,不要離開。」


  要記得,維克托如果過去像第三集這樣那麼不想要讓人看到他內心痛苦或者苦惱的部分,他第十二集雖然語調是很平靜(開頭)的掉淚,其實他的內心是像勇利第七集一開始哭出來時的樣子。只是每個人的因素不一樣,造成了不同的落淚反應。


  如果對維克托的個性理解的話,應該會理解到第十二集維克托他是非常崩潰的。


  雖然雅科夫很照顧他,但是,這畢竟是他自己的事情,他們本身不是真正的家人,要發展成家人那種依賴幾乎是要機緣的。更何況俄羅斯的他們一貫對自己是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在自己的事情上是不會靠其他人的。


  如果真要依賴,自己的事情能夠依賴的也只有家人而已,但如果維克托是從小就很靠自己的人,要他依賴不是家人的人更不可能,除非雅科夫有更多表示維克托可以這麼做,否則維克托他在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上,是不會強迫別人配合他的。他只透露過「有麻煩的時候」這件事可以拜托雅科夫,雅科夫會幫忙的。


  但是那是指在有麻煩時,平常沒有麻煩時,他們就是選手跟教練而已。


  那麼我好奇,如果像上面說的維克托在這麼嚴苛的環境下長大,而長髮時期的維克托仍然可以擁有讓人動容的愛。


  那麼,他是怎麼失去的?


  他是怎麼樣的情況下,才會開始注意自己能不能為觀眾帶來驚喜?


  而他為什麼小小年紀不把他的愛給家人呢?


  一定要全給冰上?


  只因為這是他最喜歡的嗎?


  會不會是,維克托他小時候就有滑冰的天份,而他本身是好強的個性,又加上非常喜愛滑冰這件事情,所以就算沒有家人支持他,或是不幫他打氣,也不會影響到他冰上的表現? 


  所以,我們假設維克托是天生好強,不需要別人打氣也能憑著自己愛著滑冰而做到最好,而因為某些因素,他的家人沒有習慣去支持他,那麼維克托當選手時,第一次感受到來自別人(觀眾)的支持時,他感受到這群陌生的人全心全意的支持自己,就被這種溫暖吸引了。


  因為他第一次感受到來自陌生人的支持。


  應該說,第一次感受到來自教練以外的人的支持。這是為什麼維克托很疼自己粉絲的原因。


  但維克托應該是從被注目開始就很疼粉絲了。因為記得美奈子在勇利不想跟長谷津的民眾握手時,美奈子說:




  維克托他對粉絲的好,是有目共睹的。這也許是他養成的習慣,這也證明了,維克托他很在意自己的粉絲這一點。



  
但在會場這邊,則有點不自然。照上面跟之前的推測,這裡一感覺到有視線,馬上二話不說就問:「合照?可以哦。」這邊顯示維克托有點過多的在意,甚至主動去服務(簽名或合照)粉絲。


  另外一個猜測是,他會這麼有自信的原因有可能是他剛才拿完金牌,認為自己拿出嶄新的表演,也聽到了喝采,對於一個一直盯著他這樣看的人,他也許過去有經驗是被粉絲這麼盯著的,所以他才主動去詢問要不要合照。但這樣的過度親切都顯示他似乎怕粉絲離開。


  我們提過勇利是怎麼被壓垮的,勇利一開始受到幾個陌生的人的支持,他可能還會因為自己就算沒辦法達到完美而被支持感到喜悅,這些成了勇利的動力,他會更努力讓這些人看看自己的實力。


  但是人一多就不一樣了。人一多,期望也越大,這時考慮的就是自己如果做不來,就是辜負一群人的期望。


  維克托他不一樣,維克托一開始遇到了雅科夫。要說的話就等同於勇利遇到了維克托當他教練一樣。維克托是因為雅科夫的培養之下有自信的。一開始他得到支持時,是越來越開心的,人數一多,他更感受到全場喝采的感覺,從一直是孤單一人的滑冰之中,看到了周圍的人。周圍得喝采點亮了維克托周圍。


  也許給了維克托一種,「原來不是一個人」這種感覺。所以他後來把重心都擺在觀眾身上,樂於用著他的才能,回饋這些支持他的人的心意。一直以來也是這樣。


  而他沒注意到,自己的滑冰已經不是為了自己的愛,而是為了觀眾驚喜而滑。這樣自己的滑冰,大部分的條件都是因為觀眾而決定。


  而當他察覺到自己失去了對滑冰的愛時,感覺到自己對觀眾開始不再這麼有吸引力的時候。


  這邊就得又提一次,維克托跟勇利很像的是,他們都有過把愛跟生活奉獻在冰上這件事情。


  勇利他在將優子的感情埋藏在心裡時,等同於跟維克托一樣,把愛跟生活都給了冰上,也由冰上轉而奉獻給了觀眾/支持者。


  如果那時,如果勇利有個愛人就不一樣了。我們講一件事情,從勇利開始出賽到結局時,長谷津的民眾是依然支持著勇利。第七集勇利那樣的狀態,是因為長谷津民眾的支持喚起了勇利的創傷記憶,再加上一些綜合因素,他恐懼一直沒有辦法緩解。


  但在那之後,他沒有被觀眾的期待壓垮的原因,就是因為維克托在他的身邊。


  他不是為了別人而滑,他為了自己,以及所愛的維克托。


  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維克托就是因為忘了自己要什麼,只記得觀眾喜愛驚喜才失去了自己。


  所以,我認為如果個性很好強、把自己放在第一的人,應該不會被觀眾的支持這麼吸引。


  如果身邊有重要的人(戀人),也不至於把自己一切都奉獻給觀眾。就像十二集結束,我認為在之後,維克托也不會因為觀眾為他感不感到驚喜而動搖。


  因為他可以嘗試著再打破尤里的紀錄,以及,想要跟勇利和尤里競賽,拿出自己最引以為傲的滑冰,還有著勇利的支持(愛)。


  這些出發點都是為了「自己」,因為「自己」想挑戰才做的行為。


  當然能讓一群陌生人為自己尖叫或者為自己努力的一切崇拜,那是對自身能力認可。但是迷失自己是,會變成所有的事情都是由別人間接主導,這樣的情況下,當有一天操控的那一方不再給予認可,會慢慢磨掉了自信心。


  所以我認為,第一集的維克托最後不再是愛著滑冰,而是追求觀眾驚喜這一點讓他迷失了自己。最後意識到自己想要找回初心時,也找不到原本愛著滑冰的感覺。漸漸,他就被這種無法退,也無法進的處境困住。


  這就是維克托所謂的枷鎖。


  但是,這樣還不足以說明為什麼維克托放棄了愛跟生活二十年,身上為什麼有這麼強烈的孤獨感。如果這是一部夠寫實的動畫,的確我認為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別忘記,維克托他在奉獻了二十年的生活跟愛中的歲月,他曾經有過戀人


  這是他嘗試觸碰外面的世界的一點跡象


  ※這邊特別說明一點,這裡可能有爭議,下面這裡的推測只提供另外一個我認為的可能,在官方資料出來前,這是提供另外一個角度看維克托的部分。


  OK的話我們就看下去。我們來談一下維克托的戀人。


  記得這邊吧,第二集開頭提過維克托有「戀人」這件事情。這邊國外的湯上講解一些日文跟英文字幕上的翻譯糾正,這邊指戀人,不是指女朋友或男朋友。


(謝謝檸檬貓草跟不具名友人提供連結翻譯糾正連結,也特別感謝檸檬貓草假日特別提供會飲篇相關解析資料,對我理解這部動畫設計更有了出路,也感謝所有認真想解析YOI官方意思的所有人)



  還有這篇湯上的作者提出了關於維克托可能是genderfluid(性別流體)


  所謂的流體性別,就是對於自己性別的觀念,是流動的。


  引用維基:



性別流體人認為自己的性別認同是動態變化的,並非局限於特定的一種,而是在兩者或以上的狀態之間流動。這一流動是在連續的性別認同光譜上變化的,不一定是傳統性別。性別流體人認為自己在連續的性別光譜上沒有確定的位置。



  這篇湯的作者(berrymuchinlove),他在文中表示過的解析我其實是認同的,這樣可以解釋為什麼維克托這麼孤獨。


  避免誤會特別提一下,因為久保老師在第七集之後很多人詢問她維克托跟勇利會不會被歧視等等的問題,她提出在她的世界裡面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她會好好守護這個世界。


  我的看法跟解讀是,這是一個設定,設定上就算有這樣的設定,她也不會讓有這樣的設定在YOI這個世界被歧視。


  還有以下如果提到JCM、Hermes of Praxiteles、Hermes全都是看了berrymuchinlove的解析得來的。我自己的部分只是看了這些資料後,認為這個可以解釋維克托孤獨的部分之一,所以引用部分資料。


  裡面提到berrymuchinlove提到,維克托他過去是長髮以及為了節目特別設計了一件男女魅力的中性服裝




  以及,這裡的鏡頭,這個雕像看起來像是"Hermes of Praxiteles"




  圖片來源:Google


  Hermes(赫耳墨斯)有個象徵是運動之神。維克托這邊出現這個雕像可能也不意外,但是Hermes(赫耳墨斯)他是Hermaphroditus(赫馬佛洛狄忒斯)的老爸


  Hermaphroditus(赫馬佛洛狄忒斯)引用維基:



傳說他原是一位俊美的青年。一次,他穿越一片森林時,在一處湖邊停下來觀看自己在水面上的倒影。湖中水仙薩耳瑪西斯看到他後瘋狂的愛上了他。但是赫馬佛洛狄忒斯拒絕了她。為了逃避薩耳瑪西斯的追求,他跳進了一條河中。但是藏在樹後的水仙也跟他跳了下去,並將其抱住,開始親吻他。薩耳瑪西斯向諸神祈求要永遠與赫馬佛洛狄忒斯結合在一起。諸神遂其心愿。於是赫馬佛洛狄忒斯變成了異性同體


赫馬佛洛狄忒斯也向她的父母祈求,讓所有在這條河中洗澡的人變成跟他一樣的雌雄同體。他的願望也得到了滿足。



  赫馬佛洛狄忒斯是雌雄同體的神。上半身有女性象徵,下半身有男性象徵。也是「雌雄同體」的詞的來源。berrymuchinlove提到說,維克托喜歡泡澡的事情,應該是說維克托他有很常在泡溫泉的畫面,無論是雜誌海報,是過去YOI裡面都有很多鏡頭是關於維克托在泡澡都顯示這一點


  我覺得這裡最酷的地方是,如果這個設定是有這個意思,那麼原型設計層面來看,勇利跟尤里他們泡過溫泉(對應赫馬佛洛狄忒斯對父母祈求讓這條河中洗澡的人),這個條件下觸發了,而尤里之後說要塑造自己的長處,而變得中性。這裡不是說個性而是說外表。


  在故事世界設計層面來看,尤里他是充分享利用自己的優勢,面對過去他害羞展示的部分,才這麼做的。所以他第四集說著「我能保持這樣的時間是很短暫的」,指的是尤里他的線條不是成年男子般的剛硬,而是少年時期雌雄未劃分的中性外表。他自己也知道,所以他穿上Agape時,他其實被稱讚很棒時是害羞的(看第三集優子稱讚尤里時),以及尤里他展示自己這部分時,是感到吃力的,因為害羞。


  從另外一部分,JJ打趣的跟尤里說了「女士優先」可想而知,當時的尤里是非常美的。


  勇利的部分是心態上的自信轉變。一開始勇利他想了一個美男子來到城鎮跟第一美女的故事,我們能知道一開始,勇利是扮演那個美女,但之後,我認為很多人應該有跟我一樣的看法,勇利他之後是那個美男子。


  用第一次的Eros(03集),比較最後一場Eros(12集)。




  以這種故事角色的切換,表現出另外一種雌雄同體的概念。
  一個題外話,我認為某部分中性外表吸引人有個理由,因為就像陰與陽一樣,不特別偏過哪邊,就是一種平衡。這世界上平衡的東西是最美的,比如畫圖中,畫面中的平衡是最重要的。色彩、位置、編排。


  一張平衡的畫是非常耐看的,無論看多久都覺得很美。明暗、濃淡、直曲、分部。


  回到話題上,除了這個原型外,我想最有名的應該就是JCM(John Cameron Mitchell)了,當時被認為是維克托原型的人之一。berrymuchinlove那篇也提過JCM演的Hedwig是Genderqueer。



  但我們在後來都很少,或者沒有看到維克托身上JCM的影子了。那是因為,我認為如果YOI有這個意思暗示維克托他是genderfluid(性別流體)的話,那第一集是他們故意安排顯示的。


 Genderqueer(引用維基):



為一群性別認同類型的統稱,用來指稱「不單純歸屬於」傳統上的男性女性之性別特質之自我認同,或者也可以用來指稱時常與跨性別或跨性別主義相關的「在中間」概念。



  所謂故事原型層的暗示,指的是透過暗示讓觀眾知道有這個象徵。以JCM作為原型,不是指JCM所有設定都是維克托或《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裡面指的是維克托,而是要看故事暗示的部分。比如上面這個畫面暗示著JCM,但是還有繼續暗示的部分。


  例如這裡。





雙性戀的旗子



注意,朝克里斯滑過來的時候,維克托拿著的花,跟旗子上的桃紅一樣。他頭上的花,跟藍色的顏色一樣,而克里斯在的那個牆面,是紫色。


  引用維基:



作為雙性戀團體像徵的雙性戀自豪旗幟是由麥可·佩奇設計的。雙性戀旗幟的上端是代表同性戀的紅色或者粉紅色條紋底端是代表異性戀的藍色條紋,中間是代表雙性戀的紫色條紋



  但是過去有很多畫面,似乎也暗示著維克托是同性取向的畫面,無論是上面那張與johnny weir一樣的服裝(johnny weir的花圈是紅的,是粉絲為他戴上的),或者Jeffrey Buttle。


  我推測應該是這樣,流體性別的維克托他的性取向沒特定,也有可能長髮時期的他有可能喜歡過女孩子跟男孩子,但因為維克托上面那張的花圈是藍色,也許暗指這個時候的維克托他的取向是偏向異性。我比較偏向前者,我認為藍色花圈只是暗示維克托此時是會欣賞男人跟女人的。


  而在維克托開始剪頭髮,出現比較男性時,維克托的性取向就是同性了,因為YOI在暗示JCM跟Jeffrey Buttle形象上他都是短髮的。


  特別一提的是,Jeffrey Buttle的FS滑的是《Samson et Dalila》。這首歌是改編聖經裡參孫的故事。(感謝微博圆脸面包幫忙尋找全身圖)。



  參孫的出生(引用百度百科):



属但支派的琐拉人玛挪亚,他的妻子本不生育。后来神的恩典临到他们,神的使者指示他们要生一个儿子,且这个儿子一出生就要归给神作拿细耳人(Nazirite)。拿细耳人要离俗,归属耶和华。在他一切许愿离俗的日子,要远离清酒浓酒; 不可剪掉头发;他要圣洁;不可挨近死尸。在圣经里的另外两位拿细耳人,是撒母耳与施洗约翰.神要藉著他拯救以色列百姓脱离敌人的压迫,这个孩子就是参孙(参士十三章:3-5)。



  參孫應該是被看作「神的兒子」,跟耶穌的降生也被看作是神的兒子。在約旦河幫耶穌受洗的叫約翰,但我沒查這裡的約翰跟耶穌那的約翰是不是同個人了,有興趣可以自己找查資料。


  拿细耳人(引用百度百科):



在摩西的律法下男人或女人许了特别的愿,要离俗归耶和华(民数记6:1)。离俗期间他们不准理发,不准喝酒,不准吃葡萄或葡萄干,也不准接触尸体,甚至亲属的身体(民数记6:5)。圣经里最有名的拿细耳人是参孙(士师记13:5)。还有先知撒母耳,他被看成是“归于神”的孩子(撒母耳记上1:28)。施洗约翰也可能是一个拿细耳人(见马太福音3:4)。



  裡面的拿细耳人(Nazirite)不知道是不是除了暗示流體性別外,有沒有把蓄長髮這件事情當作的動畫裡象徵維克托愛著滑冰這件事情。這邊先提,聖經裡也有Agape跟Eros,除此之外還有astorgos跟phileo。我們都知道維克托選了Agape跟Eros,也提過他滑Agape跟Eros的時候不一樣,他對Eros比較有感覺,我認為是象徵維克托他從神的孩子轉降成了Eros,身體之愛。


  如果有用參孫的故事的音樂來象徵拿細耳人,我認為後來維克托喝酒跟剪髮也有可能是脫離神(對滑冰的愛)的一個象徵。這裡所謂維克托是神的狀態不是真指維克托是神,而是他的行為,犧牲奉獻的對象是觀眾跟冰上之類的。


  剪髮也有可能是服兵役,俄羅斯男人在18~27之間,必須服兩年兵役。去查了一下,21歲俄羅斯人就能喝酒了,雖然不清楚到底在這之前他們參加比賽完的派對時能不能在其他國家喝,但也提出來讓大家參考一下。也許拿細耳人這個設定也有點關係。


  維克托如果是27歲五連霸,也許從五年前多的維克托,也就是21~22間維克托開始飲酒。


  而美奈子送給克里斯的紅色花圈,有可能覺得熱情如火的紅玫瑰適合克里斯,也有可能是YOI裡面特別採用彩虹旗幟的紅色,紅色玫瑰花是象徵著維納斯的,因為紅色玫瑰花象徵的愛情。


  那個花冠是象徵勝利的運動員,能確定的是,美奈子給克里斯就是代表克里斯在她心中是勝利、最棒地運動員。




  旗子的部分能說明的還有這裡,倒過來的地方。



  這裡的表演滑相信大家是非常深刻的。作為表現靈魂伴侶的一個場景。


  我認為這邊YOI透過雙性戀旗子的設計暗示一件事情,藍色代表異性戀的話,勇利他是藍色的。維克托此時成了藍與桃紅相交的紫色,成了旗子中間代表雙性戀的色彩。


  請記得一件事情,維克托他這件表演服其實是紅色的。另外一個意思是,我自己認為的,因為紫色這個顏色是需要紅色加藍色才會出現的顏色,如果維克托他是代表紅色,那麼,紫色就象徵著勇利跟維克托的愛,因為融合在一塊。


  但能看到背景,觀眾是藍色,冰場圍牆白色的部分成了紫色,底下是紅色。雖然倒了過來,但是也可能因為畫面設計的關係,如果觀眾席是紅光會很奇怪。所以這邊才設計倒過來。但也有可能倒過來是象徵他們不再被性別取向困住,而找到了靈魂伴侶這件事情。


  因為我認為YOI這邊這樣設計,也是因為他們要講述的愛,是超越所有性別標籤、性取向,而成為靈魂伴侶這件事情,透過柏拉圖《會飲篇》,表現出靈魂伴侶最高級的愛。


  YOI是跟《會飲篇》有關係的。蘇格拉底在裡面的言論談了一件事情,愛不是任何一種類型的愛提取出來後,稱之為愛就是真的愛。他認為所謂的愛,是從小追求這種美的真理,在追求這種美的過程中,會發現所有物體的美的形式都一樣,進而發現真正的美,不是僅限於一種形式的形體之中,而發現了真正的愛。


  所以,我們用這些資料假設,假如維克托他是genderfluid(性別流體),性向也是同性取向的話,那麼一切也許說的通了。


  而berrymuchinlove也提到說,她認為維克托這邊,青少年跟成人型像轉換,長髮變成短髮這邊,也暗示著genderfluid(性別流體)這件事情。



  因為長髮時期的維克托,選擇的服裝(Agape跟Eros的服裝)是中性的,再加上長髮(象徵女性)跟後來短髮的維克托,選擇的衣服都非常男性化這一點。


  在設計故事之中,以暗示的方式傳達資訊只是一種技巧而已。以一件事情暗示心境,比如第三集的飲食。以動作加歌曲暗示人物的象徵,比如睡美人。


  但當然,也許有人說OK這是巧合,而berrymuchinlove提到了一點。就是JCM導演兼主演的《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有一首歌叫《The Origin of Love》網路上一搜,會知道這首歌的靈感來自柏拉圖的《會飲篇》,會飲篇是柏拉圖寫的,探討什麼是「愛」。裡頭的愛指的是希臘最古老的神之一,愛神Eros,而裡面對於愛神或者愛的定義都不一樣。


  這也是soulmate(靈魂伴侶)的由來。


  而《會飲篇》阿里斯托芬身為喜劇作家,他說了個故事:



  我們的人以前不是這個樣子(指最原始的人),最初的時候人的性別有三種,除了男跟女之外,還有第三性,就是雌雄同體,但這樣的人已經沒了。


  而那時的人(指第三性)是很圓的,腰跟背都是圓的,有四隻手四條腿,圓成圈的脖子上也有一模一樣的兩張臉,同一個腦袋,方向相反,耳朵有兩對,生殖特徵有一對,走起路來可以任意向前向後。因為男人是太陽的後裔,而女人是大地的後裔,所以雌雄同體的體型跟行走都是圓的,像生他們的父母一樣。


  因為他們非常強壯也很有精力,他們想要與眾神一較高下。而宙斯跟眾神商討解決辦法也沒有結果,因為他們不能乾脆把人滅掉,因為這樣就再也得不到從人那裡來的崇拜和獻祭了。可是眾神又無法讓人無法無天下去,最後宙斯想出了個法子,就把他們批成兩半,就會變虛弱,也能讓他們繼續生存下去。如果之後他們再這麼搗蛋,那麼宙斯就會再把人切一次,讓人類只能用一隻腳跳著走路。


  所以之後宙斯把人切成兩半。


  因為人被切成兩半後,每一半都極切欲求另外一半,緊緊抱住不放,互相交纏,恨不得合再一起,由於不願分離,飯也不吃,事也不做,結果就死掉了。要是這一半死了,另一半還活著,活著的另一半就再循另一半,然後再纏在一起。




  左下角這兩個娃娃,象徵阿里斯托芬形容的最出的第三種性別雌雄同體的樣貌,頭是圓的,兩張臉,一前一後,兩隻手兩條腿也一前一後。我後面會貼一篇我認為不錯的解釋給大家參考。


  《會飲篇》裡討論的愛,是指愛神Eros。這裡的愛神Eros是什麼呢?指的柏拉圖式愛情,超越身體上的精神之愛。有興趣可以去查一下柏拉圖的會飲篇以及柏拉圖式愛情的定義。因為裡面的愛情哲學很值得一讀,也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完,所以這裡就先到這邊為止。


  而記得久保老師在一篇提到過,山本沙代監督一開始是要找她做一個外國教練跟學生的故事。我認為這邊可能就透露到柏拉圖式愛情裡,以Marsilio Ficino提出來,等同於蘇格拉底式愛情的同義詞,用來指蘇格拉底跟學生之間的愛慕關係


  那麼,透過這些線索我們會知道,我們就可以確定,維克托跟勇利在故事之中,他們是透過教練(導師)來引導勇利的過程中,發現了蘇格拉底所說的愛。就是萬物同一個美的根源,不在任何形式上的愛。


  如果有身體上的接觸,我認為那種感情關係的突破應該還是會在畫面上交代一下,山本沙代監督的分鏡是非常強大的,哪個鏡頭傳達什麼,非常緊湊之下,如果暗示著他們兩個有特別的身體接觸,是不可能藏到連普通觀眾都看不到。因為這個故事主要是在說勇利跟維克托,這是唯一的主線,兩人如果是突破另一層關係,是會影響到兩人的相處關係,就像交換戒指一樣。


  他們兩個的濃情密意我們看得很明白,但如果是現實世界,其實兩人是還不確定對方的,稍等我解釋那一塊。我認為有更進一步的發展是會影響到劇情,以及人物關係的改變,這樣的情況下是不會藏到連基本暗示都沒有。


  就連第六集維克托磨著勇利的手背,那是維克托沒意識到,如果他有意識去磨擦勇利給予暗示,那麼他不會在勇利這麼佔有的握住他的手後,說著「今天勇利怎麼不一樣了」,請務必考慮人物反應


  第六集維克托從背後抱住勇利,我也會在後面放出我的看法。


  的確要看懂YOI需要很多不同領域的專業知識才能完全解答YOI的面貌,但是就像Eros被定義很多意義一樣,我們得整體來看才能判斷YOI想指的是哪一種愛。


  因為有沒有身體上接觸這塊爭議很多,我自己的想法是,在官方解釋之前,自己保留自己的看法就行,不用去刻意改別人的看法,喜歡YOI是自己的事情,有些東西保持著自己的觀點是很重要的,不必特別認可誰的解析,因為解析就是參考用,官方那邊的資料是一定無誤的。


  回到話題上,如果這是柏拉圖式愛情,那我盡量不曲解這篇意思,雖然但我不能保證我能完全理解柏拉圖所希望傳達的,因為筆者非哲學系,只能看了之後消化,與看了每個人消化後的心得,提出我認為的柏拉圖式愛情。


  《會飲篇》柏拉圖藉蘇格拉底的口中來說真愛這件事情時,他沒有否認性這件事情,他認為性是人在追求真愛這種美好的事物時,透過在互相相愛的愛之中傳宗接代,代表了永恆,但他說,這只是永恆的影子,還不算是真正的永恆


  後面蘇格拉底提出的真的愛是一種超越表象形體形式的愛。也就是愛的本源,通俗易懂的話,就得要說是精神上的愛情,雖然這一點還不太精準,但有助於瞭解柏拉圖想透過會飲篇。他說愛是從小追求美,而知道了萬物的美都來自於同個本源,因知道了美的學問,這麼追求下去,到達終點時,這個人會發現一個你無法形容,只能用感受說出的美,就是美的本身。


  這個美就是真愛的原型,不是從部分形式被稱作愛的部分,而是整個愛。是永恆不滅,也不依附於其他表層條件之上,比如美醜之類的原因。比如喜好之類的原因。


  而蘇格拉底認為,要找到這種愛,普通人是得要靠Eros(愛神)來幫助的。因為Eros是連接人類與眾神的一個古老的神。


  這邊還是引用維基一下,關於柏拉圖式戀愛:



柏拉圖於《會飲篇》中認為:當心靈摒絕身體而嚮往著真理的時候,這時的思想才是最好的。而當靈魂被身體的罪惡所感染時,人們追求真理的願望就不會得到滿足。當人類沒有對肉慾的強烈需求時,心境是平和的,肉慾是人性中獸性的表現,是每個生物體的本性,人之所以是所謂的高等動物,是因為人的本性中,人性強於獸性,精神交流是美好的、是道德的。


最早由馬爾西利奧·費奇諾於15世紀提出,作為蘇格拉底式愛情的同義詞,用來指代蘇格拉底和他的學生之間的愛慕關係。

                                              

  「靈魂伴侶」這個詞是從阿里斯托芬來的,所以YOI由《會飲篇》暗示著阿里斯托芬敘述的靈魂伴侶,就是他們想要傳達維克托跟勇利之間的關係。


  而從《會飲篇》最終蘇格拉底的結論,來傳達YOI要指的靈魂伴侶是柏拉圖式愛情。現代定義就是精神上的愛。


  因為透過會飲篇,透過教練與學生,甚至透過最後的《伴我身邊別離開》兩人一起跳舞的時候這裡。



  歌詞對到「你的手,你的腳,我的手,我的腳」(感謝Flyiaire提供了上字幕版本的伴我,本篇最後會貼出微博地址)


  這裡對應到阿里斯托芬所說的靈魂伴侶,被切成一半的人。


  這裡的話,提一下維克托的身上不只有神的象徵,暗示的地方包括12月25,一般動漫人物會設計在12月25,是象徵耶穌的原型,所為象徵耶穌的原型是指他們身上有著「犧牲」、「奉獻」的部分,而過去我們知道維克托他犧牲了自己的生活,奉獻在冰場上,這一點符合犧牲跟奉獻,在之後也因為觀眾,他也持續犧牲了自己的愛跟生活,奉獻給觀眾。這點都是符合的。


  耶穌是神的兒子,他是有人身的神。而維克托是冰上的神,但他擁有是人的身體。他為了冰上,為了愛他的觀眾,二十年來的生活,維克托沒有自己。再加上開頭維克托從水中說著:兩個L的姿態,就是一個十字架。他為了冰上奉獻了自己。





  然後特別提一點是,這裡YOI特地安排維克托從水裡面浮出來,做出這個樣子,除去左右邊代表鏡像L外,有點類似被重新孕育了生命,像是羊水裡重新誕生的感覺。


  也就是從兩個L裡面誕生,成為了感受得到喜怒哀樂的「人」。


  讓維克托離開冰上,有閒情進入游泳池,找回兩個L的是勇利。冰融化成水,而水象徵羊水象徵誕生,也象徵維克托的新生。融化維克托的是勇利。找回兩個L等於跟人一樣開始享受著。


  生活跟愛是一般的人生的構成。


  拆開來說,如果維克托是冰上毫無溫度的神,就像象徵維克托來常谷津特地安排了一場雪一樣,那麼。勇利他就是屬於,教導了神所謂「人」這件事情,所以,勇利猶如像融化了維克托的冰冷一樣。


 就像隔日的長谷津一樣。



  我認為這裡在泳池裡,有那種意象是:維克托這麼久,冰住維克托周圍的冰被融化了,而維克托從冰中掙脫了出來,從冰所融化的水中浮起,得到了兩個L。


  關於耶穌要再加上這個場景,這裡像聖彼得堡的冬宮博物館(Hermitage Museum)。我個人認為,也許這是在GPF之後,維克托認知自己被枷鎖困住時的時候的樣子。



  這個博物館很酷,裡面館藏非常多,其中裡面的藏館之寶有Leonardo da Vinci(達分奇/達文西)跟Raffaello Sanzio(拉斐爾)的畫,都是聖子與聖母的畫。


  


  除此之外,這裡也館藏許多希臘眾神的雕像,特別一提的是,冬宮的博物館入口,約旦樓梯的上方的天花板是義大利畫家畫的《奧林匹斯山》,奧林匹斯山是眾神、半人半神與人住的地方。貼吧內有同好去冬宮博物館,有拍了維克托當時坐在那的照片。


  圖片來源:Google




維克托坐的椅子款式


以及




  為什麼要特地截上面這張有個原因,剛才我們提到冬宮入口,約旦樓梯的天花板是《奧林匹斯山》,以前在沙皇會在1月6號,象徵耶穌在約旦河受洗般,從約旦樓梯走下來。


  而冬宮外的涅瓦河象徵著耶穌故事裡頭所受洗的約旦河。維克托他坐的地方是畫面上我用箭頭畫的地方。他面向象徵約旦河的涅瓦河。


  而那個時候維克托正看著天上。




  從「耶穌」暗示犧牲奉獻外,也暗示維克托是「神」的孩子。不知道這個對他的身世有什麼特別的用意。


  前面又有暗示維克托是Hermaphroditus(赫馬佛洛狄忒斯),他身上有神的設定已經很明顯,只是Hermaphroditus(赫馬佛洛狄忒斯)是暗示維克托Genderqueer,而耶穌是暗示他犧牲奉獻的設定。


  假如他身上有神的設定,那Eros的確成了凡人(勇利)以及神(維克托)溝通的對象,會這樣說是有原因的,要記得,維克托在故事世界的設計層面是,他二十年來其實沒有跟人深交過,這樣的情況下也許他嘗試去交往戀人,但是沒有感受到太多的情感。


  但是,記得Eros是維克托跟勇利開始有了心靈的互動開始。


  第二集,維克托來的時候其實因為勇利他太緊張自己會表現不好,讓維克托看到他的缺點(某方面來說,像跟想在心上人面前保持最好的樣貌是一樣的),所以第二集一直到尤里來之前,維克托其實跟勇利的互動沒有太多。而且維克托他跟勇利相處很挫折,因為跟他想的不一樣。


  嘆氣



  躲避



  挫折


  不理解




  而一直到尤里來之後,才有了後續維克托決定分兩首曲子給兩個Yuri,那時就是分給了勇利Eros的時候,這兩人才有正式交流。勇利也是在這邊才把心意傳給了維克托。



  當然不是單單因為Eros,故事裡有故事裡的邏輯原因,配合設計條件下,所以Eros是《會飲篇》裡面蘇格拉底說的大精靈,專門用來與眾神跟人之間溝通的中間存在。而後,我們可以看到Eros發揮效用時,身為人的勇利也傳達給了維克托。


  我稍後會解釋第十集跟這邊的打動有什麼不一樣。


  而記得第四集勇利開頭還說著:「與其說是教練,不如說是神明伴隨身邊的非現實感。」


  記得勇利他的姿勢跟維克托的姿勢。這裡雖然是勇利遲到,為了道歉才土下坐,但是這裡是YOI暗示神跟凡人的一個鏡頭。




  他是抬頭仰望神明的。


  都講到設計層了,在說到關於神方面的Eros,跟Agape。的確,YOI裡面有用到《會飲篇》的Eros(愛神),透過Eros,去講述勇利跟維克托的soulmate。希臘有四個詞是來代表愛的,分別是:



  1. eros


  2. philia


  3. agape


  4. storge



  其中新約聖經也是以希臘文所寫出來的。那因為看到維基上的解釋,Eros一般指男女之間的歡愛,但在希臘現在最新是指親密關係,但由柏拉圖看,他把Eros定義成非形非物質之上的愛,而是精神之愛。


  我們這邊要看YOI裡面的台詞,跟暗示才會知道他們在提哪一種,第三集維克托他在滑Eros跟Agape的時候,提到的是性與神的愛。


  Agape象徵維克托他失去過去對冰上有Agape那種無償付出的愛,但他只剩Eros凡人的這種身體上的愛。如果拿细耳人有真的用在這上面,我認為維克托他剪掉頭髮開始喝酒時,也許就是他離開滑冰的愛開始。


  所以他在滑Agape時是講不完整的,甚至就像前一章說的,他沒有感覺到。反而滑Eros的時候,雖然是用快樂去形容快樂,但是他滑的很出色,勇利跟優子都著迷不已,感受到維克托想傳達的Eros。


  從這一點之外,讓我來講一下這邊的舞。注意,維克托一進來時,他是輕牽著勇利的。


  而注意這支舞,勇利從頭到尾都是很用力,很扎實抓住維克托的。


  為什麼說維克托輕牽著勇利,跟維克托在YOI裡面一樣。他不敢這麼抓住勇利。


  不如就看看他們象徵著靈魂伴侶的舞吧。


  維克托這邊把勇利撐起來是象徵他在當教練的這段期間,他一直要把勇利培養成出色的選手。甚至有比自己還出色的意思。



  而上面這畫面完,接下面這邊時,是在講勇利跟維克托,學生與教練的生涯裡面,勇利在維克托想支撐他時,的確因為某些因素又墜落了(第七集)。而維克托不離開他身邊,繼續支撐他。



  這邊維克托攬住勇利,而勇利的手搭住維克托的脖子,後仰的畫面,是表示維克托他抓住了往下墜的勇利,因為勇利也無力的搭住了維克托的手,他的手是只要維克托沒抓住他,他是會直接掉下去的,所以這邊安排輕輕搭上去,是為了表示一開始的勇利他是這種狀況,而維克托就像左邊這樣抓住了他。


  所以注意勇利這邊的舞,是搭著維克托,自己用力回來的,代表維克托支撐他之下,勇利得到了自己站起來的力量,就是第十一集那邊,Eros那邊雖然讓勇利覺得差強人意,但是他已經成為可以獨自奮鬥的選手了。


  在被維克托撐住之後,勇利他主動抓著維克托(第七集之後)。兩人互摸臉,第九集機場,跟第十集交換戒指。




  而又一次勇利被撐高,是第十二集這邊,刷新維克托分數。這時就沒下墜了,因為勇利已經成了獨當一面的選手。




  耶穌的姿勢往下墜,勇利撐住了他。我認為,這邊是維克托十二集又面臨一次最黑暗的時刻時,勇利又主動抓住他,又或者,這邊也是在指前面撐住勇利的過程中,勇利相對的,也在他身邊撐著他。我會解釋這個。



  這之後是兩人共舞。






  而共舞完,是勇利抓住維克托。


  上面這三張兩人共舞是在表達,兩人相處的日子,而勇利主動的抓住維克托的手。(請看抓的位置)



這張前面有特寫這個:


  左邊那隻手是維克托的,右邊是勇利的。




  上面這張圖,勇利牽起維克托的手的鏡頭,表達不會再放手。



  十二集這邊,這個就不一樣了,這個是不想分開。


  第一張圖,手掌跟手指抓住的地方,是穩定有力的。


  第二張圖是不想離開,珍惜的牽起了維克托的手。這裡勇利的牽法,我以為他的姆指是抵在維克托的手掌,仔細看一下,勇利的姆指是輕抵著維克托放鬆的手指,沒有握實。大家找個人來試試看就可以了。


  第二張圖會這樣是因為勇利打算放手,所以他牽起來姿勢是讓維克托想甩開,隨時可以甩開的,但第一張是勇利肯定的握著維克托。


  因為都講手了,再貼一張06的eros:




  上面這張是維克托無意識的調情。我後面會講解這邊。





  這邊是勇利回應在回應維克托說的話,因為維克托他雖然無意是調情,但他的話是說「勇利已經可以用自己的魅力戰鬥了」這句話意思就是不需要他(維克托了)了,所以勇利做出回應很用力握住維克托:


  「請一定要注視著我。」


  忍不住說這麼多。進入重點,為什麼維克托都輕輕牽著勇利,為什麼9跟12集,維克托沒有說過「不要離開我」這樣的話讓勇利別離開他?




  (待續)






附錄:


《會飲篇》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2519668(毒治百病)


《伴我》加了字幕的影片,建議大家可以看看,覺得配上字幕很有意境。


http://www.weibo.com/6073711916/EnVUM42r6?type=comment